来自 趣事 2021-10-10 19:45 的文章

世界精神卫生日|当这些症状出现时,我们需要警

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心理健康日,总的目标是提高对心理健康的认识,动员支持促进心理健康的行动。
 
 
青春期和成年后的头几年是人生中发生许多变化的关键时期。离开家,开始大学生活或一份新工作可能会令人生畏,压力很大。日夜与虚拟网络连接也会带来额外的压力,许多年轻人发现应对变化和不确定性具有挑战性。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些挑战很难,但可以控制。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如果没有支持和干预,这些情绪可能会导致焦虑、抑郁、成瘾或其他形式的精神疾病。
 
 
“抑郁症”已经成为困扰人类最大的精神问题。有人形容它是一只大黑狗,看着黑狗在生活中来来去去。有些人深受其害,但他们仍然顽强地战斗着;经过艰难的攀登,终于有人登上了山顶,遇见了一个全新的自己……让我们停下来,去理解,去倾听,去感受,走进“洼地”,去还原世界更多的色彩。
 
抑郁症是一种身体疾病。
 
和感冒、发烧、肠胃炎一样,抑郁症是一种身体疾病,不能由患者的主观意愿来控制。抑郁症的病因复杂,包括生理因素、后天环境等多种因素。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抑郁表现。
 
抑郁症离我们不远了。抑郁症的典型表现是三低症状:情绪低落、意志力低下、兴趣不高。当你总是莫名其妙的抑郁和难过,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不确定,对周围的一切甚至游戏都不感兴趣,并且有2周以上的记忆力减退和学习能力下降时,就需要警惕抑郁症的出现。
 
我们需要认真对待,因为这会放大我们在生活中的挫败感和无助感,让我们觉得世界是灰色的。
 
 
抑郁症与情绪有关,但不是简单的情绪问题,而是涉及大脑和身体的疾病。
 
根据现代医学的研究,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和普通人的大脑有显著的区别:核磁共振成像的结果显示,负责恐惧的大脑区域杏仁核会变得比普通人更大,更活跃;然而,与记忆和认知相关的大脑区域海马体的体积明显变小。杏仁核的变化会放大抑郁症患者的恐惧,他们在生活中的恐惧会比普通人更强烈。海马的萎缩通常对应着记忆力和认知能力的下降。如果不及时治疗,抑郁症持续的时间越长,海马体可能就越小。
 
 
此外,抑郁症患者多巴胺和5-羟色胺的分泌也会发生变化。这些因素会让抑郁症患者失去快乐的能力,也会陷入迷茫,觉得自己做不好一点小事,从而加深自己在生活中不值得的感受。
 
是青少年抑郁症的高发群体。
 
与成年人相比,青少年患抑郁症的比例更高。最新版《2020年抑郁症患者调查报告》显示,72%的患者在25岁之前确诊,这意味着大部分患者是在中学、大学和工作阶段首次确诊,也就是青春期之后。13-17岁是抑郁症的高发区。各高中院校要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体检,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评估结果异常的学生予以特别关注。
 
 
其实抑郁症的病因太复杂了,没人能三言两语解释清楚。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抑郁症的发生与长期的慢性压力密切相关。
 
美国临床神经心理学家William Stix Rudd在《自我驱动的成长:新时代的生活》一书中,对青少年抑郁症的发生提出了新的看法,削弱了孩子原本拥有的压力应对机制,导致青少年抑郁情绪更大爆发。
 
斯蒂克斯·路德曾经指出,长期处于慢性压力之下,正是世界各地许多孩子都会遇到的情况。这种长期的压力不是由巨大的危机造成的,而是由持续的失控感造成的。
 
 
事实上,大多数青春期的孩子对同龄人的评价非常敏感,一种不友好的对待可能会困扰他们几天。然而,学习带来的家庭和学校的长期压力可能会让青少年失去控制。
 
一旦患上抑郁症,应该如何面对?
 
首先,你可以去医院寻求专业帮助。因为缺乏专业知识会让你无法正确使用量表获得准确的测试结果。或者精神科医生更专业更权威,可以给你更合适的帮助。
 
其次,请告诉自己,即使你真的生病了,也不是你的错。
 
如果你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你的疲劳、极端情绪和成绩的波动很可能是疾病造成的,而不是懒惰和缺乏意志力。你不需要为生病感到羞耻,就像感冒一样。当你开始正视它,采取科学的治疗方法,就有可能战胜抑郁症。然后,请及时向家人求助,对家人坦诚你的病情。请相信,爸爸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愿意支持你的人,他们会帮助你度过艰难的抑郁症。
 
 
澳大利亚插画家马修·约翰斯顿从20岁出头开始就被抑郁症困扰。他把抑郁症形容为“大黑狗”。面对充斥着“大黑狗”的生活,他一度奋起反击,无力地躺下,却被“大黑狗”制服,动弹不得。“黑狗”曾经让他彻底屈服,几乎失去了生存的勇气和决心。然而,带着一点斗志,他决定寻求专业的帮助和指导,正视抑郁症,停止独自抵抗,逐步治愈。治愈后,他写了一本书叫《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这本书帮助更多的人了解抑郁症,让很多人感受到精神上的治愈。
 
除了抑郁症,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也应该特别关注数字世界中的心理健康。
 
如果你负责任地使用社交媒体,加强沟通和社会联系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社交媒体也给青少年带来了风险。作为社交媒体最大的用户群体,在成长的脆弱期,社交媒体会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不良影响。比如年轻人很容易感受到同龄人的压力,被欺负,被孤立,在网络世界被冷落。
 
因为年轻人指尖有丰富的信息和交流,所以有必要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促进负责任地使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并培训他们拥有在数字世界中保持心理健康的必要技能。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世界卫生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