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9 10:40 的文章

当选举正式拉开帷幕,谁能成为菅义伟的接班人

日本自民党17日登记总统选举候选人,标志着选举正式开始。前外交部长岸田文雄、前总务部长三井隆一、现任行政改革部长河野太郎和代理秘书长野田佳子在同一天登记参加选举。
 
日本现任自民党总裁菅义伟本月3日宣布,将不会参加定于29日举行的新一届总统选举,这意味着新当选的总统也将成为新一届首相。日本舆论此前普遍关注岸田文雄、河野和高石。虽然野田当选的机会不大,但会起到分散选票的作用,使选举形势更加复杂。
 
1月7日,在日本东京,日本首相菅义伟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大田杰摄)1月7日,在日本东京,日本首相菅义伟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发(大田杰摄)
一个
 
各有利弊。
 
按照自由民主党总统选举的规则,在29日的投票中,该党383名议员各有一票,来自全国各地的普通党员和党友(不受党章约束的党外支持者)以383票的比例进行投票,共计766票。获得半数以上选票的候选人可以当选。如果没有人获得超过一半的选票,前两名候选人将在第二轮投票中投票,一名议员一票,47个都道府县的代表各一票。得票最多的人将当选。这意味着一旦进入第二轮,国会议员的选票将具有决定性的分量。
 
田在自民党内有自己的派系,共有46名议员,这是他的基本政策。他也有很多其他派系的支持,在议会票数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2020年9月8日,在日本东京自民党总部,自民党总裁候选人岸田文雄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杜孝义摄)2020年9月8日,在日本东京自民党总部,自民党总裁候选人岸田文雄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杜摄)
河野对外发声能力强,在民间知名度高。在各大媒体的民调中,他在“谁适合当下一任总理”这个项目上始终领先,而选民的支持率则普遍体现在当地党员的投票意向上。
 
高的右翼主张得到了以前首相安倍晋三为代表的党内右翼保守势力的支持。虽然她在民调中的支持率较低,但在一些网络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受到右翼网友的追捧。
 
然而,它们都有各自的缺点。田在选民中的存在感较弱,民调支持率落后于河野。河野因为在一些政策上不认同主流政党,被一些大老板视为“异端”,甚至他的麻生太郎派系的领导人麻生太郎也不愿意支持他。高石虽然有“成为日本第一位女首相”的噱头,但在保守的自民党内可能会成为劣势,民调支持率低也是她的软肋。
 
2009年2月11日,时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的三井隆一在访华期间参加了会议。(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2009年2月11日,在北京拍摄的时任日本经济产业省副大臣三井隆一访华期间出席会议的照片。(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与上述三人相比,野田不仅在民调中支持率较低,在党内议员中的支持者也不多。直到选举登记前夕,20名议员被招募为她的推荐人,勉强达到选举门槛。
 
2
 
选举很难预测。
 
从上述情况来看,自由民主党总统选举的格局可以说是三强一弱,但很难说岸田文雄、河野和高适谁有绝对把握赢得选举。
 
同时,日本众议院的选举最迟将在11月底举行。自由民主党的许多年轻成员在当地选区和党内没有深厚的根基,比资深成员更有可能在选举中失败。因此,他们更倾向于支持受欢迎的候选人,希望利用新总统的受欢迎程度来提高自己继续当选议员的概率。但党内大佬和高层成员不容易落选,他们在选择扶持对象时考虑的因素更多,比如派系利益、人际关系、政策主张等。因此,自由民主党内部各派很难像过去那样统一支持某一个候选人,除了岸田文雄一派之外,大部分主要派别都允许其成员独立投票。以往可以根据各派意图大致预测选举结果的情况,这次不会再发生了。
 
2018年12月3日,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东京研讨会招待会上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杜孝义摄)2018年12月3日,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日本东京研讨会招待会上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杜摄)
 
前三名中,岸田文雄得到了更多资深成员的支持,河野更受年轻成员的欢迎,高适主要吸引右翼保守派成员。不清楚能获得多少会员。
 
此外,两轮投票机制的不同,给选举结果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对于民调领先的河野来说,如果他的高支持率能够顺利转化为当地党员的优势,那么利用这一优势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半数以上的选票自然是最理想的。不过野田的参选意味着部分选票会出现分歧,这使得河野在第一轮就不太可能获胜。如果进入第二轮投票,国会议员的票数将成为主导,河野在地方选票上的优势将丧失,结果可能会逆转。岸田文雄和高适也是如此。无论谁进入第二轮,都将再次面对自由民主党内部的“馅饼阀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