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13:56 的文章

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投资了2.26万亿美元。在阿

这笔钱超过了美国最富有的30位亿万富翁的净资产总和。
 
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花费了超过2万亿美元,相当于20年来每天花费3亿美元。更一般地说,美国花在阻止塔利班上的钱比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最富有的30位美国亿万富翁的净资产总和还要多。
 
然而,自从五角大楼在7月初突然关闭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以来,塔利班武装分子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以令人震惊的闪电战横扫阿富汗,30万人的阿富汗军队完全无法应对。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上周末逃往塔吉克斯坦时在一份声明中承认,塔利班取得了胜利。
 
美国在阿富汗花的钱都去哪了?
 
 
这笔钱被用于战争、重建和支付利息
 
根据布朗大学的战争成本项目,自2001年以来,美国在阿富汗投资了2.26万亿美元。其中,最大支出项目近1万亿美元,用于美国国防部海外应急行动预算,其中4430亿美元用于国防部基本预算的战争相关增长,590亿美元用于美国国务院海外应急行动预算。
 
近年来,国防部公布了一些支出明细。战争相关预算中的大部分资金(每年约60%)用于训练、燃料、装甲车和设施等。,而空运和海运的支出约占8%。
 
据美国媒体报道,2500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丧生,近4000名美国平民承包商死亡。根据布朗大学的统计,到目前为止,照顾2万名美国退伍军人和伤亡人员的费用约为2960亿美元,估计未来约有5万亿。
 
布朗大学还估计,即使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美国纳税人也会继续为此买单,因为美国为资助阿富汗战争而借的钱仍然会产生利息。研究人员估计,美国已经支付了超过5300亿美元的利息。到2050年,仅阿富汗战争债务的利息成本就可能达到6.5万亿美元,相当于每个美国公民支付2万美元。
 
此外,自2001年以来,美国不断为阿富汗重建拨款,总额约为1450亿美元。据美国媒体报道,大部分资金都给了私人承包商和非政府组织,美国政府指示他们实施各种计划和项目,以建立阿富汗安全部队,改善治理,帮助经济和社会发展,打击非法毒品。
 
根据美国国会于2008年设立的SIGAR的数据,美国政府用于重建阿富汗的约1450亿美元中,约有830亿美元用于发展和维持其军事和警察部队,这几乎是去年整个美国海军陆战队预算的两倍,高于美国政府去年为约4000万美国人提供的食品券援助预算。
 
但这830亿美元流向了水漂。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8月16日证实,美国在阿富汗投入的枪支弹药、直升机等武装装备已被塔利班缴获。
 
美国政府的其他投入收效甚微。自2007年以来,与战争相关的支出使阿富汗的经济规模翻了一番。然而,阿富汗发展经济的能力并没有得到提高,超过25%的阿富汗人失业。2020年,阿富汗总统加尼说,90%的阿富汗人口每天的生活费不到2美元。与此同时,非法经济也在蓬勃发展。自2001年美军驱逐塔利班后,阿富汗一直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供应国。随着塔利班的胜利,这项业务将再次得到巩固。
 
 
为什么美国人的钱不花在前沿
 
根据美国外交关系研究所和美国媒体的报道,阿富汗的军队建设工作完全依靠美国的慷慨解囊,五角大楼甚至向阿富汗军队支付工资。美国支付给阿富汗士兵的年薪是7.5亿美元。然而,这些钱和无数的燃料往往被贪官污吏和政府监管人员拿走,他们做假账,制造“鬼兵”来维持表面的努力。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的一名警官最近向美国媒体透露:“我们正被腐败淹没。”
 
根据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的数据,阿富汗的腐败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甚至阿富汗公司也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寻找廉价劳动力。
 
《华盛顿邮报》在题为“阿富汗文件”的项目中发现,在被算作阿富汗安全部队成员的35.2万名士兵和警察中,只有25.4万人能够得到阿富汗政府的确认。美国政府监督机构2016年的一份报告发现,仅在赫尔曼德省,就有大约40%至50%的安全部队根本不存在。美国媒体报道称,指挥官不仅制造“幽灵士兵”来代替工资单,还扣留现役士兵的工资,未能提供必要的材料。
 
 
根据《纽约时报》此前的统计,美国用于支持阿富汗重建的许多项目也被腐败毁于一旦。这些项目包括维持和平、难民援助以及对长期洪水、雪崩和地震的援助。然而,许多用钱建造的医院不治疗病人,建造的学校不招收学生。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甚至根本没有建造学校。阿富汗人认为建造的军事基地毫无用处,在后期完全关闭。SIGAR发现,从2008年到2017年,155亿美元的重建工作被浪费、诈骗和滥用。
 
分析认为,除了腐败,美国监管和评价不佳也是“钱不花在刀刃上”的原因之一。例如,SIGAR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关于美国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报告发现,华盛顿的“政治受限”时间表“始终低估了塔利班的韧性”,高估了阿富汗政府军的能力。SIGAR说,美国试图将西方先进的武器和管理系统移植到一个基本上是文盲的作战单位,这使得阿富汗很难消除对美军的依赖,因此没有创建一支能够独立作战的阿富汗军队。
 
上个月,全球皆姐妹研究所发表了关于阿富汗“经验教训”的第10份报告。这份报告长达324页。监察长约翰·f·绍普科在执行摘要中写道:“在阿富汗这样一个不可预测和混乱的环境中,监管不力或执行不当将威胁与当地社区的关系,危及美国和阿富汗政府人员和平民的生命,并破坏战略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