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8-16 16:18 的文章

代刷网课,每门4到6元,“还学吗?“

 
 
 
这段时间,“付费刷课”突然成了网络热词。“便宜高效”“X元一门”的朋友圈小广告,让不少大学生尝到了“不学”的“甜头”,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质疑网络课程。近日,亚星教育科学部收到一封大学生来信,信中谈到了大学生目睹的乱象以及“刷”与“不刷”的矛盾...为此,教育科学部派出记者采访相关大学生、高校教师和相关专家,试图揭开“付费刷单”背后的乱象。
 
目前,我国海量开放在线课程的数量和应用规模均居世界第一。网络课程已经成为大学生学习任务中常见的一部分,有些课程甚至要求在线完成。然而,越来越多的“付费刷单”产业链出现了。在朋友圈、QQ里流传的“手刷”、“5元一门课”、“不学”等,让很多线上课程化为形式。
 
在这样一个无人监管的地带,校园里正上演着各种游戏:有的大学生为了用最少的时间成本、最便捷的方式轻松拿到高分而误入付费课程的歧途,有的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学为了几块钱高分通过课程考试,内心既不平又动摇。另一方面,一些大学教师并没有因为网上上课而能够减轻教学任务,反而开始“刷课”“反刷课”。
 
“付费刷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如今,几乎每个大学生在课程学习中都会遇到网上需要做的事情。这些内容有的是在线口语练习,有的是教师海量开放的在线课程,有的是在线答疑...在网络任务日益多样化的背景下,“付费刷课”成为部分大学生的公开秘密。
 
2020年底,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颜屋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目前,我国相关平台上的海量开放在线课程数量已增至3.2万门,学生人数已达到4.9亿人,学生已获得1.4亿个海量开放在线课程学分。疫情期间,海量开放的在线课程帮助高校应对了居家学习的常态,也正在成为推动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引擎。
 
然而,线上线下教学融合的大趋势却被一些不法分子嗅到了。近日,有媒体报道,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以非法控制计算机系统罪,抓获五类刷机平台犯罪嫌疑人57人。据警方通报,刷课平台数据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全国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就超过790万人,刷课次数超过7900万次。此外,据初步统计,五大刷单平台各级线下代理人数已超过10万,且多为大学生。
 
刘秀是北京一所大学物理专业的大三学生。她在微信群里看到付费刷课的广告,就刷了好几个网上的课,5元一节课的价格。“我主要是刷一些公共基础课,跟我的专业关系不大。我希望在大一完成普通选修课的学分,这样可以减轻接下来学习专业课的负担。”
 
刘秀坦言,一开始,她自己刷网课,在电脑上玩。很多网课玩到1/3、1/2、2/3的时候都会有答案,必须有答案才能继续玩。然而,很多时候,当她在做其他事情,忘记回答问题时,网上的课就不能继续了。“这些在线课程主要是为了获得学分。其实他们不想学,大一有很多家庭作业。只能在午餐或者晚上自习的时候刷。如果专门去刷网课,会很麻烦。”
 
“我们使用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作为选修课。当时在付费刷选修课的时候,我登录了我的账号,可以清晰的看到班级进度条在推进,大概2-3天就上完一节课。”刘秀说。
 
根据亚星和中国青年网记者的调查,提供刷牙服务的平台大多存在于几大社交平台上。学生可以通过向工作人员提供平台账号、密码和学校名称,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平台和课程。刷课的内容包括视频、课件、作业、考试等。刷课的形式也分为“二刷”、“慢刷”、视频加作业、只考试等。其中慢刷价格最高。刷课平台覆盖了很多主流的在线教育平台。一般在线课程按课程数量付费,价格较低,每门课程在4-6元。
 
此外,一些平台甚至利用大学生作为“代理人”来拓展黑链,在同学间通过朋友圈、QQ群、QQ空间等各种社交媒体发布付费刷课广告,“代理”学生赚取代理费和佣金。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某刷课平台将“代理人”分为普通代理人和顶级代理人,相关介绍为“网上下单一节课就能赚钱,按原价卖给同学赚差价,代理满10元就提现”。
 
西部某高校大四学生张佳就是负责推送刷课付费广告的“代理人”。在同学的影响下,张佳也开始出钱刷课。
 
张佳说,刷课的费用一般是每节课3到5元,支付方式是微信红包。通常会添加不同的微信好友来刷不同的课,对方可以提供“大学名+账号+密码+课程名”。
 
“剩下的事情他们包罗万象。付费刷分可以达到80分以上。”张甲说。
 
不仅如此,一些科技相关专业的学生甚至开始了自己的“小生意”:帮同学刷课。
 
王宇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现在已经“运营”付费课程快一年了。“我很少发广告信息,主要是通过同学间的口碑,刷课的质量、及时性、服务态度都做得很好,所以平均每年能刷500-700单的‘回头客’很多。”至于赚了多少钱,王宇说每个月的生活费够了。
 
“还不如自己掏钱上课呢。”
 
刷不刷?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大学生都陷入了时间和分数的两难境地。经过各种权衡,一些大学生踏上了错误的刷课道路。
 
接受《亚星》和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发现,成本低,结果高,这是几乎所有受访大学生总结付费课程刷单的特点。
 
湖北武汉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池和在大四学生的介绍下,注意到了一个刷英语网络课的微信官方账号。
 
“一学期的英语课只需要18元。主要是服务量大,感觉整个学校认识的人很多,但是大家都不往好处想。平台甚至可以加速服务。比如临近期末,可以加5元24小时内完成任务,加10元12小时内完成任务,以此类推。”迟说。
 
除了省事,池和合说,由于网络课程系统的问题,这个平台直接拉开了付费刷课的学生和自己上网络课程的学生之间的差距。“说话分数是电脑分数,不是老师分数。我们一起试过,即使说得再好也很难得满分。不过,使用这个刷牙网站可以得满分。”
 
来自海南某大学的大四学生傅亮,从一开始就坚持要完成网络课程的内容,但他发现自己花了很多时间答题,但成绩始终低于同学。渐渐地,傅亮也开始掏钱上课。
 
“比如你回答的问题,可能错误率很高,但付费刷完可以刷90分以上。”付亮说,他是通过QQ群得知这个消息的,QQ群有400多人,大部分是需要刷课的学生。管理员将发送支付刷课费用的广告。与他们添加好友后,对方会发送支付码并扫描支付。一般来说,一门课8元,刷课3门以上,也就是5元。
 
“于是我和同学报名,刷了4门。我们互相提供了网课平台的账号和密码。他们对它进行了包装,结果接近满分。”傅亮说。
 
刘秀还表示,使用付费刷课获得的分数非常高,接近满分。“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学校也把网络课程的分数包含在综合绩点中。有些学生有出国的需求,他们会支付很多选修课的费用来提高自己的分数。”
 
刘秀也知道为刷牙课付费是错误的,但刘秀认为,学校管理松懈也助长了刷牙课的趋势。“我们学校在海量开放线上课程中不照顾选修课,学分也是根据完成进度给的。”在她看来,“海量开放在线课程应该作为课外知识的补充,作为课外参考,而不是作为获得学分的途径”。
 
然而,支付刷课费用并不总是那么可靠。就读于东北某大学的虞照(音译)记得,她本科时曾因刷课被网课平台评为不良记录。幸运的是,学校没有给予任何处罚。研究生毕业后,班里大部分人不顾老师再三嘱咐不准刷课,还是选择了刷课,甚至声明一旦发现学校会给他们记过处分。
 
一开始,虞照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把自己的账号和密码给了负责刷课的人。“一共花了十几块,比刷课流量便宜多了”,但虞照发现自己网课答题的错误率过了一段时间特别高,发现期末准备自己答案的时候,考试时间已经被刷课软件自动消耗了。
 
“刷课软件开始刷课的时候,会自动刷课,自动搜索问题,所以期末考试第一时间出来的时候,软件会提前回答,剩下的答题时间自动消耗。”虞照说他最后差点考试不及格,只考了63分,而班上很多人都考了890分。
 
虞照告诉《亚星》和中国青年网记者,当时老师开设的网课中,很多学生告诉老师,他们不能参加期末考试。“我想老师其实也知道,这些有问题的学生,都是因为刷软件,考试时间快用完了。后来老师把这些学生的答题记录一个个贴上来,这些学生谎称忘记答题了。”
 
大学教师:用“反刷班”斗智斗勇
 
看似让学生完成线上课程减轻了大学老师的教学任务,但实际上,很多大学老师不得不启动“反刷”应对。
 
正在北京某大学读书的李伟说,在一次公共选修课《中国古典文学鉴赏》中,老师给大家留了一个作业,并明确表示这个作业是为反刷课准备的。
 
“那就是用手抄课文。”李伟说,老师采用了不同的评分方法:抄写课文占40%,期末试卷占60%。结合课堂所学知识,教师选取《苦汉行》《朔风诗》《离骚》等古代名篇,以及古代汉语知识科普论文,以繁体字形式呈现,要求学生抄写工整后按平时成绩上交。
 
“删除标点符号后,文字被复制在每页400字的方形纸上,就像复制字帖一样。很多字特别难写,比如传统的‘惆怅’这个‘惆怅’字,用了近50笔。”李伟说,这个特别的“字帖”总共有8888个字,因为平时很少碰繁体字,大概一个星期就全部抄完了。
 
如今,许多高校已经开始采取行动,通过与网上课堂平台合作,对刷课的学生进行严格调查。
 
2019年,成都大学收到智慧树和巨星尔雅在线课程平台公司的反馈。有些学生学习成绩不好,比如用第三方软件挂机刷课。学校要求学习不良记录较多,超过总学时的50%。清除本学期的学习记录和成绩;2021年3月,苏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发布通知指出,巨星公司为学校提供了416门公共选修线上课程学习中的不良行为,学校通报了全院有不良行为的学生,明确了课程学习进度。
 
针对学生刷课的问题,哈尔滨工程大学应用数学研究中心主任凌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com认为,他不仅在课前督促学生遵守纪律,还为学生敲响了警钟。他还在学期网课教学时不时在后台查看播放数据,发现有相对集中的刷题数据,他会及时找到提问的同学提醒。
 
“有时候在后台,会发现个别学生的播报数据集中在短时间内。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是学生在刷课。”凌对说道。
 
对学生来说,这种混日子的学习不仅浪费了他们的学习,而且严重助长了机会主义的思想。此外,刷分行为也严重影响在线教学的公信力,对高等教育质量产生巨大影响。
 
凌认为,刷课直接影响教育的公平性。“近年来,高校一直在以各种方式进行管理。除了经常在课堂上提醒学生之外,他们还积极与网络课程第三方平台合作,采用视频播放时弹出问题等方式查看学生的播放状态,但效果仍不尽如人意。"
 
自疫情爆发以来,网络课程平台已成为高校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凌提醒,安排过多的网络课程对学生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目前高校有开设线上课程的趋势,这也直接导致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凌认为,近年来高校线上课程建设发展迅速,在为学生增加一种学习方式的同时,一些适合线下学习的课程,包括体育和音乐,也有转向线上的趋势。
 
“我见过一些学生上课的时候同时拿着两部手机刷网课,失去了学习的意义。”在凌看来,要解决学生“付费刷课”的问题,不仅要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加大司法领域的打击力度,还要从第三方平台和学校入手,全面标本兼治。
 
“在第三方平台层面,要加强技术支持,弥补技术漏洞。此外,高校在设置课程时,要精简优质课程,调整学生学习成绩的考核机制,不能简单用背景广播数据来量化,”凌说。在学校层面,要从“数据”转变为评估学生的知识和内容,不使用第三方数据评价学生的学习成效,在网络课程设置上适当为学生“减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其他人用高分刷他们的课。我应该是自己班上的“傻子”吗?
 
亲爱的亚星编辑:
 
你好!
 
我是一名大学生,暑假后即将进入大三。在学校的头两年,我遇到了很多优秀的学生。我经常征求他们的意见,努力学习,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但是,有一件事大家似乎都秘而不宣,达成了一个奇怪的共识,让我很不解:“刷课付费”。
 
大学生对选修课一直很苦恼,“选什么、怎么选”成了摆在大家面前的难题。根据自己的兴趣?还是根据口碑“风评”选择?还是直接给高分班?我也觉得很纠结。因为学校为了拿到毕业所需的学分,要求我们修通识教育课程,我没有出路。我硬着头皮问了问身边的同学,他们都说“海量开放在线课程”最好选择其他学校老师的录播课,因为相对轻松灵活,可以利用零散的时间学习。
 
就这样,我们宿舍的四位同学都选择了“海量开放在线课程”。我还记得,大一上学期,我们约定每周固定时间一起上一节网络课,学习氛围很好。我们认真听课,及时完成作业,最终取得了满意的成绩。但是,下学期开学后不久,工头就从学长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你不用自己去上“海量开放在线课程”的选修课,只需要为“大神”付费,两天左右就能拿到一门课程的全学分,而且你也考了。
 
听完之后,我们持怀疑态度。其中一个同学好奇地试了一下,加了一个“大神”的微信好友,转了钱。对方做了一些操作,不出几十秒,“大神”就传来了“刷完了”的消息。当你登录的时候,你是确定的!我们在惊叹“高科技”的同时,也隐隐担心:刷牙行为会不会被发现,让我们拿不到学分?但教“经验”的兄弟姐妹却非常肯定:“一点都不担心”、“没人在乎这个”、“不要到处胡说八道”。
 
“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自学网络课程。即使课程有时候很枯燥,下课后还是会更加努力,去图书馆借书复习,发邮件问老师,被同学嘲笑了很多次。但是我觉得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知识,而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一个学分,所以欺骗自己真的很无聊。
 
下学期期末,我们之前聊过“海量开放在线课程”的话题,但聊到这里我们都惊呆了。两个付费刷课的学生成绩接近满分(100分),但我亲自上课只考了87分,另一个像我这样不付费刷课的学生只考了82分。
 
这也太离谱了吧!我和没刷过课的同学都很郁闷:我们听讲座,脚踏实地地练习备考,花了整整一个学期,结果还没有那些人两三天几块钱拿到的成绩高。他们甚至骄傲地说:“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不要听课,结果你吃力不讨好,得了低分。”!你觉得自己傻吗?"
 
经历了这次事件,对课程的付费充满了疑惑和不解。首先,我可以用很少的钱通过一门在线通识教育选修课,但是我学不到知识。在学校开设这些课程的意义是什么?其次,网络平台上的课程是可以付费的,那么建立这些在线公开课平台的意义何在?上网课有什么意义?再者,如果你在这样的互联网平台上学习一些课程,然后拿到相应的学分甚至拿到学位证书,这些学位证书的含金量是多少?说白了,这是学历造假。为什么相关监管部门没有介入?
 
马上就要进入大三了,又要有新的选修季了。随着专业课学习的深入,我有点不知所措。对于这些普通选修课,我该如何选择是“付费选课”还是坚持学习这些他们称之为“傻子自己上课”的选修课?
 
就我而言,我已经站在了十字路口。学校、在线课程平台和学生是“在线教育”舞台上的主角。我们应该如何合作,实现三方共赢?
 
希望《亚星》的老师能做一些调研和采访,回答我的问题。
 
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敬礼!
 
苦恼的大学生
 
专家:刷课屡禁不止。我应该反思什么
 
 
 
在一个网络刷课程平台,学生可以选择多种课程平台刷课程,甚至成为代理。叶雨婷/照片
 
随着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百花齐放的在线教育模式逐渐打破了教育壁垒。然而,当网络课程逐渐渗透到大学的日常教学生活中时,很多学生却成了网络课程中的“刷学生”。
 
刷课严重危害了学校的教学秩序,成为近期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许多媒体呼吁消除网上刷课的不正常现象,甚至质疑大学生的诚信。近日,亚星、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多位教育专家。很多专家表示,一方面要呼吁学生规范行为,强化自律意识,同时也要反思大学网络课程到底出现了哪些问题,让大学生宁愿不去刷。
 
在网络课程如火如荼的今天,大学生对网络课程及其学习效果有什么看法?
 
2021年4月,一项关于互联网海量开放在线课程学习效率的调查研究,以西方某大学巨星尔雅和中国高校MOOC平台为例,调查了大学生学习海量开放在线课程的现状。文章指出,该校在巨星尔雅海量开放在线课程平台上开设了多门公共必修课和选修课,如大学生心理健康必修课、大学生就业指导、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要求学生自主选择4个学分的公共选修课等。
 
根据海量开放在线课程学习目标的统计数据,77.88%的学生选择海量开放在线课程是因为他们获得学分的主观能动性,45%的学生选择海量开放在线课程是因为学校的强制性要求。选择海量开放在线课程的原因是,只有36.88%和25.63%的人提高了专业技能和个人学习兴趣。此外,本次调查中,62.5%的学生认为学习效率一般,认为学习效率“差”和“高”的分别占7.5%和16.25%,认为学习效率“差”和“高”的分别占8.13%和5.63%。
 
为什么会出现反复禁止刷课的现象?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陈在接受中青报和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com认为,学校和网课平台可以通过刷脸、答疑等技术手段阻止大学生刷课,但这些都是相对“低级”的。学生选择刷课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大学生选择“刷”和“不刷”,其实是对自己精力和时间的一种资源配置。
 
“经过多年的竞争,这些学生已经进入大学,事实上他们已经在进行资源筛选。大学生对自己的时间、精力、兴趣、特长以及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发展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很多学生不愿意专注看网课?那是因为他们不认为这是自己的‘刚需’,也不能给自己的学习生活甚至未来发展带来好处。作为一所学校,我们应该关注和认真对待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个体选择,而不是统一要求无差异的网上上课。”陈对说道。
 
据陈介绍,大多数大学生都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他们对视频这种新的教学形式已经非常熟悉,缺乏一定的需求。“因此,一方面学校要照顾好‘出发点’,做好网上课程的筛选设置和选择,而不能给学生很多东西。另一方面,一定要强调‘输出’,一定要测试学生上网后的知识转化,而不是单纯看系统刷不够刷时间。”
 
许多专家认为,学生“刷课”反映了一些大学教师的不负责任。他们在没有筛选的情况下给学生上网络课。只要达到观看时间,就认为学生学得好。这种教学模式本身并不可取。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看待网络课程呢?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郭告诉《亚星》和中国青年网记者:“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对于在线教学来说,老师对学生的第一服务就是筛选高质量的内容,而不是笼统地推荐一个。海量开放在线课程课程。”
 
郭认为,优质在线课程的设计包括筛选内容、为学生设计学习任务、及时提供反馈和评价,以及将过程性评价作为学生学习过程的管理工具,这些都是“大规模在线课程”无法做到的。很多老师可能会在没有完全阅读的情况下,向学生推荐一门海量的开放在线课程,学生很难在短时间内阅读几十个小时的内容,这可能是“刷课”现象出现的客观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