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8-16 14:28 的文章

体检“代检”需封杀,律师:涉嫌非法经营

 
 
2021年7月中旬至8月初,本报记者暗访发现,有人在利益驱动下,在百度贴吧、腾讯QQ、知乎、豆瓣等平台上非法发布“代理检查”的推广信息。代理检查费用从1200元到10000元不等,声称业务涵盖一般入职体检、健康证体检、事业单位公务员体检。
 
 
 
据记者调查,在百度贴吧、豆瓣、知乎、微博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网站上,都有各种各样的代理检查广告的在线帖子,这些在线帖子往往以讲述体检或代理检查经历的形式展示。
 
这些人在网上使用“嘉惠体检”、“百川体检”、“嘉禾体检”、“联众体检”、“帆船体检”等名称。体检机构好像没有注册的实体公司,他们反而招“枪手”进行体检。在暗访过程中,该报记者自称有一些禁忌传染病,但通过“枪手”顺利通过了医院和疾控中心的体检,获得了健康检查报告和健康证明。
 
为什么“枪手”能在医院和疾控中心通过体检?该报注意到,在体检过程中,部分检测机构并未要求考生粘贴照片并仔细核实身份。
 
如何堵住这个漏洞,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莫向本报(www.thepaper.cn)介绍,他所在单位会查验体检者身份证,以防止入场和入场体检,在体检表上的个人照片上盖章,并在腕带上系上姓名,核对体检者身份。目前正在逐步推行身份证识别,确保每位体检者的信息真实有效。
 
贵州省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体检中心国际医疗部文化室主任韩东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体检中心通过身份证扫描机查看他们的信息,检查机构被“卡”在了一级。
 
有律师认为,“枪手”顶替体检为诈骗行为,涉嫌诈骗和非法经营,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或构成非法经营罪。进入者通过代理检查获得工作的同时,用人单位可以依法主张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
 
代理商活跃在流行的在线社区
 
据记者调查,在百度贴吧、豆瓣、知乎、微博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网站,都有各种各样的机构检查广告的在线帖子。为了规避平台治理,一些网上发帖故意将联系人的QQ号、微信号、手机号包含在文字中,用字母代替或用特殊字符隔开。
 
 
 
记者用“代表检查”这个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发现有几个网站是专门建的。
 
名为“仁心体检”的推广人在百度贴吧发布了多条网上帖子,声称可以帮助入职体检。除了少数熟人介绍的客户,大部分潜在客户在浏览网上帖子后都会咨询。“仁心体检”的发起人表示,确定体检区域和时间后,会提前安排医院和“炮手”检查。体检当天,“炮手”会拿着客户的身份证,写出体检单,改为做单项或全项,完成后将体检单还给客户。可以任意指定一个城市进行检查。
 
 
 
在QQ上,记者通过“体检、代考”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这样的群至少有50个,成员从几十个到几百个不等。
 
另一家“百川检验机构”负责人杨乐(化名)表示,自己从事检验机构工作已有17年。除了在各种网络平台发帖,他还专门建立了“百川体检”网站,专门推荐检查机构。目前他指挥的领导有上百人,大部分都是“兼职”,基本覆盖所有主要地级市。应该在偏远的县城测量交通、住宿和食物,看看人们是否被送到附近。
 
杨乐说,他们一般称客户为“战友”,大多咨询体检。忙的时候,有人半夜两三点打电话咨询。接到命令后,交给各地区负责人向“枪手”发送命令。在检验机构圈,价格基本透明,有时“战友”“枪手”资源在检验机构间共享。
 
除了设置网站和发布帖子,一些检验机构还直接使用QQ建立更多相关的群推广。
 
在此前的暗访中,本报记者通过了“仁心体检”和“百川体检”的“枪手”,分别顺利通过了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合肥市疾控中心的体检,获得了健康体检报告和健康证明。整个过程中,医院和疾控中心的相关工作人员没有仔细核对身份,“炮手”在绿灯下完成了所有体检项目。
 
乙肝五项入境检测催生非法检测
 
一些企业违规要求员工检测乙肝五项,让感染乙肝病毒的求职者不得不选择“枪手”进行检测,这在一定程度上催生和促成了这个灰色行业。进入行业17年后,“百川体检代替品”杨乐说,他见证了体检代替品行业的兴衰。
 
据他回忆,2004年进入代理检验行业时,很多人按照企业要求进行乙肝检查,很多单位只要肝功能指标异常就拒绝录用,于是很多人被“刷”了。
 
因此,寻求体检而不是体检的人数逐渐增加。杨乐说,2007年前后,代理报检业务特别火爆。在一线城市,“枪手”忙得从一家医院跑到另一家医院,这只手“扎了一针”,马上跑到另一家医院继续“扎”。2010年以来,在国家要求乙肝检查不强制后,随着推广平台的治理越来越严格,医院体检流程逐渐规范化,杨乐的“业务量”急剧减少,检验行业的难度越来越大。
 
虽然行情不好,但杨乐表示,他们不会“饿肚子”,不能接受任何名单。他们害怕客户得“职业病”,入职后会向公司索赔。如果公司发现入职后没有出现问题,会倒查体检流程。
 
但“市场”需求存在,体检仍屡禁不止。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莫告诉《晨报》记者,为了防止体检者入场和不入场,体检中心会查验体检者的身份证,将个人照片印在体检表上,并在每个体检者身上贴上一条写有姓名的腕带。每次科室检查,医护人员都要先核对身份。如无腕带或腕带上姓名与体检表上姓名不符,任何部门将随时终止体检。目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体检中心正在逐步推行身份证识别,旨在确保每位体检者的信息真实有效,无论是团体预约还是个人预约。
 
贵州省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体检中心国际医学部文化室主任韩东表示,该中心也担心现代体检现象,没有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发布体检信息,体检信息通过体检中心或医院官网发布。体检时,身份证扫描机检查我的信息,在体检现场开账单,全程监控体检。体检结束后,除了在健康管理师和医生面前检查外,体检中心还会对客户的身份证信息和照片进行第二次检查,并逐层检查。事实上,即使有替代检查,当第一台机器检查身份信息时,它也会被“卡住”。
 
律师:代理人涉嫌非法经营
 
毫无疑问,违反规定找人代查,存在将某些禁忌传染病带给被服务公众的风险。
 
莫艾东说,每次遇到“代考”,体检中心的健康经理或接待人员都会反复跟代考者强调代考的危害。如果代孕者坚持不愿意更改信息,体检中心发现问题的医生会在体检表上标注“代孕”二字。
 
根据律师高森的说法,要求他人代替体检的目的是多种多样的。有些人想加入这份工作,有些人想做健康状况不允许的工作,有些人想出国。应当详细分析其法律责任。单纯代替他人体检或者要求他人代替自己体检,不违反刑法。
 
但在替代体检过程中存在伪造、变造、买卖居民身份证案件的,可以以伪造、变造、买卖居民身份证罪追究行为人的责任。此外,如果求职者以虚假的医疗报告欺骗用人单位,违反诚信原则,劳动合同将无效。
 
湖南金洲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邢鑫认为,更换体检是针对用人单位的欺诈行为。根据《劳动合同法》,本案劳动合同无效或部分无效。
 
如果在录用公务员时发生代替体检的行为,《公务员考试录用违法行为处理办法》第十条规定:“应聘人员在体检时故意隐瞒影响录用的疾病或者病史的,招聘机构将给予拒绝录用的处理。申请人与体检人员串通作弊或者在体检过程中要求他人更换体检、调换或者更换检测样本的,体检结果无效,省级以上公务员主管部门5年内不得申请公务员。”
 
邢欣认为,如果是食品生产经营人员等容易传播传染病的工作,代替体检,结果不仅会被用人单位辞退,还会因弄虚作假造成损失的,要承担赔偿责任。代他人体检实际上是一种诈骗行为,“商业组织”招募枪手涉嫌诈骗和非法经营,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构成非法经营罪。
 
另一方面,要根除用人单位对乙肝患者的就业歧视。
 
 
 
2010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原卫生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招生就业体检项目,保障HBsAg携带者招生就业权益的通知》。
 
2010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原卫生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招生就业体检项目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招生就业权益的通知》,其中提到,人社部门要加强对用人单位招聘、招聘体检和技工院校招生体检的监督检查,督促用人单位和技工院校严格执行本通知规定;用人单位违反通知,要求考生进行乙肝项目检测的,应当及时制止和纠正,并按照《就业服务和就业管理条例》给予罚款等处罚;违反本通知规定,技工院校要求学生进行乙肝项目检测的,应当及时制止和纠正,并给予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
 
有媒体评论指出,要根治“检查产业链”,首先要治就业歧视的“伤”,铲除就业歧视的土壤需要很长时间。要从根本上杜绝中介的“代检”,监管部门要切实加强对用工过程的监管,打击乙肝歧视的“七寸”。只有全社会都能平等对待乙肝病毒携带者,替代体检的中介才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