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09:30 的文章

探索多种治沙模式,黑龙江泰来县——40多年,筑

8月24日,无人机对冯德新种植的4000亩林地进行了航拍。图片由莱州融媒体中心提供。
 
核心阅读
 
位于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交界处的黑龙江省泰来县,属于科尔沁沙地及其周边治理区的次区域,曾经遭受过严重的沙漠化。当地政府坚持造林治沙40多年,积极探索多种治沙模式,有效控制了土地沙化进程,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截至2020年底,泰来县森林面积达到76.8万亩,森林覆盖率从1978年的3.7%提高到现在的14%。
 
晨光依旧淡淡的,一只鸟在远去。在岸边的芦苇丛中,等待已久的赵一个接一个地按下相机的快门,定格了水鸟的模样。"绿头白眼、棕羽毛、白肚皮无疑是绿头潜鸭!"黑龙江省泰来县文联主席赵喜欢用相机拍摄太湖国家湿地公园的鸟类。这是他连续第三年捕捉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绿头潜鸭的移动姿态。
 
“它曾经是城东有名的碱水灯泡。夏天闻起来很难闻,冬天到处都是黄沙。经过多年的植树造林、治沙和生态补水,现在的湿地公园是可以利用的。”赵对说道。
 
泰来县位于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交界处,属于科尔沁沙地及其周边治理区的次区域,沙化土地面积一度达到150万亩;现在,泰来县森林覆盖率从1978年的3.7%提高到现在的14%,64万亩人工林筑起了绿色屏障。
 
植树造林有效阻断科尔沁沙地东扩。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泰来县可里镇可里村张老窝棚屯的50多名村民受不了风沙,选择一个个搬走。
 
1974年,19岁的冯德新带着三个弟弟到科力村探亲。"一张嘴,黄沙布满了牙花."冯德新说。
 
面对被沙丘侵蚀的耕地,冯德新看着他的眼睛,心里感到痛苦。1985年,兄弟四人决定在张老小木屋承包4000亩沙地,植树治沙。冯德新回忆说:“当时马车翻不过沙丘,人们拉着肩膀运苗送水;新挖的树坑被风沙掩埋了,只好重新挖。种下的幼苗因干旱而死亡,第二年又重新种植……”
 
如今,4000亩沙地已经种上了杨树和松树,30多年前种下的小树也已经亭亭玉立。聊着聊着,冯德新钻进了树林,摘了一串蘑菇。“晚上有好运。”他说。
 
防治荒漠化和植树造林的冯德新不止一个。1978年,三北防护林工程启动,泰来县委、政府开始在全县规划建设农田防护林和防风固沙林。“为调动全社会参与防沙治沙的积极性,全县承包荒山、搞民营造林,涌现出许多家庭林场。”莱县林草局林业工作站站长李连海说。
 
1985年从学校毕业后,李连海主动申请到家乡的林业部门工作。几十年来,他一直是泰来县造林治沙工作的参与者和见证者。“那时候,我下乡的时候有一辆自行车。走了10多天,我和农民一起生活、一起工作。”李连海在演讲中非常自豪。
 
经过多年的努力,曾经困扰泰来县几代人的黄沙现在已经被绿色屏障所遏制。截至去年底,泰来县森林面积达76.8万亩,森林总蓄积量达616万立方米,有效阻断了科尔沁沙地东扩。莱州县林草局局长董光说,“春旱、春旱、夏旱”现象基本消失。
 
探索精准治沙模式,合理开发利用沙地。
 
在泰县大兴镇诗雨村赵迪坊子屯东北,500多亩的半流动沙丘“北沙坨子”是李连海心中的痛。
 
“治理前,《北沙荀子》以每年4至5米的速度向西南推进,最近的地方距离村庄不到100米。”李连海说,“2000年以后,三个造林项目相继实施,但都以失败告终。”
 
采取措施控制风和沙。2015年4月,泰来县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决定采用“封闭精准治沙”的方法,再次治理“北沙坨子”。
 
一是当地利用草方格固沙,然后选择先锋树种营造混交林,并修建工程围栏,防止人畜破坏。采用人工造林和封山育林相结合的方式,有效控制了土地荒漠化进程。为了解决浇水问题,当地政府采用了“针刺压力注水法”——将空心铁管做成注射针的形状,用水管直接与水泵连接,将铁管针插入幼苗根部,然后慢慢向上移动铁管,这样整个苗洞就可以从下往上用水浸泡,这样就可以保证幼苗的存活。
 
果不其然,当年造林苗木成活率和保存率都在85%以上。六年过去了,“北沙坨子”早已变了模样,绿树绿草。
 
在多年的造林治沙实践中,泰来县始终围绕“强生态、调结构、提质量、提效益”的主线,先后探索出“庄园式”“全封闭式”“低密度混合型”等多种精准治沙模式,初步形成了网、带、斑块与树、灌、草相结合的治沙格局。
 
在江桥镇七心村“庄园式”治沙开发区,无人机腾空而起,控制终端显示屏上数十个百亩大小的绿色广场尽收眼底。二十年前,它还是一片贫瘠的黄沙。“通过打造固沙林网小网格,让农民迁入网格从事农牧业生产,形成林果粮草、种植养殖相结合的生态经济体系,达到规模化经营和沙地开发利用的目的。”江桥镇副镇长王富青说。
 
近年来,为解决半干旱沙区“无林无材造林”问题,泰来县林草局逐步探索出一种新的造林模式:“低密度混交造林”、窄带宽、针阔叶树混交、林药间作。
 
“通过准确测算地表水、地下水资源量和降水补给量,根据植物的耗水特性和不同生长阶段对水分的需求,合理确定造林密度。”李连海说,“在节水的同时,还可以增加林下空间,发展经济作物。”
 
环境持续改善,绿色产业持续发展。
 
来自江桥镇先进村的58岁的Xi秀智(音译)望向东山,只见大片农田和林网。“泰来县‘大沙包,风吹地上,春种遍地,难得成半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奚秀智如释重负地说。
 
沙子里刨出来的食物没有填饱他的肚子,Xi秀芝大半辈子都在外面打工。2017年,他回到家乡,成为一名生态护林员,全职照顾500亩森林。他的妻子也被雇为村里的清洁工。他们年收入超过1万元,第二年顺利脱贫。“年轻的时候,我被风沙逼着离开家乡。没想到现在吃的是‘护林米’。”Xi秀智感慨地说:“全县像我这样的生态护林员有695人,靠巡林护绿有稳定收入。”
 
经过几十年的植树造林和治沙,泰来人民逐渐开始享受生态红利。“五年来,畜牧加工、健康食品、绿色能源三大主导产业稳步增长,全县共投资工业项目146个,固定资产投资总额108.5亿元。”泰来县县长郑德立表示,2019年5月,泰来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涟漪荡漾,白鹭飞舞。在来镇洪城村白鹿湖畔,一个集葡萄种植、红酒酿造、温泉养生于一体的项目正在紧张建设中。“村里正计划依托乡村综合体项目发展乡村旅游。明年5月项目正式投产后,至少有160名村民可以吃到旅游餐。”洪城村党支部书记张书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