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2 08:13 的文章

昆曲的20年艺术充满时代活力

今年是昆曲成功申请世界遗产20周年。就昆曲本身而言,自成功申请世界遗产以来,近20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有很多剧团从事昆曲表演,如永嘉昆曲团、昆山当代昆曲团、台湾省昆曲团、台北昆曲团、兰亭昆曲团等。昆曲已成为三地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以北京市昆曲学习会、北京国际音乐学会陶然分会、上海市昆曲学习会为代表的地方音乐俱乐部有六七十家,青年人在昆曲从业人员中的比例越来越大。这是一个可喜的成绩。
 
按照“保护、传承、创新、发展”的八字方针来对待昆曲,没有人会提出异议。问题是如何保护传承,如何创新发展。这始终是一个令昆曲行业极度焦虑却又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实践中,人们探索了这样一条路,即通过表演折子戏来传承昆曲艺术,从而将传统发扬光大。此外,改编传统剧目、创作新剧也是发展昆曲艺术的有效途径。但从接受度来看,“老戏老演”的折子戏更能满足昆曲老戏迷的审美趣味,但其扩大观众、吸引年轻人走进昆曲剧场的作用并不明显;许多新创剧目因不能展现昆曲的审美精神或内容与形式在物质叙事、思想表达、形象塑造、唱腔表演等方面不能和谐统一而在一两场演出后消失。如何解决这两大难题,需要昆曲工作者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1.传统戏剧的改编越来越热
 
观察近年来昆曲的市场,可以发现只有传统剧目改编成功率高,才能为昆曲注入新的活力。近几十年来,传统戏剧的改编和演出从未停止。主要剧目有《西厢记》《长生殿》《风筝误》《狮吼》《牡丹亭》《玉记》《绣品》《白蛇》《桃花扇》《琵琶记》《渔家乐》《范》有些剧目如《牡丹亭》等,被几个演出单位改编过,包括1980年的北方昆曲剧院(施密、傅本),1982年的上海昆剧团(陆健之、刘本),1982年的江苏昆曲剧院(胡记本), 2003年的苏州昆剧院(白先勇青年版),2004年的江苏昆剧院(张虹本)。 《长生殿》也是各剧团最喜欢的剧目。只有上海昆剧团有三部改编本,分别是全版、精华版和传承版。据不完全统计,由传统戏剧改编的戏剧约占所有昆曲表演的65%,而获得中国艺术节奖、全国优秀戏剧等国家级奖项的都是这样的戏剧。
 
可见,传统剧目改编的成功率远高于创作,但并非所有成功的剧目都能雅俗共赏,受到戏曲专家的欢迎和广大市民的好评。相对来说,两岸三地联合创作的青春版《牡丹亭》、永坤根据现存最早的剧本《张协一号》改编的同名昆曲、尚坤从铁管图改编的景阳钟。
 
 
昆曲《张协一号》
 
2.符合时代精神、传播正能量的作品最受欢迎
 
从成功的剧目中可以看出,它是改编昆曲传统剧目以适应时代精神,从而唤起社会诚信,反映群众道德要求的法宝之一。传统昆曲故事中所展现的道德、伦理和价值观,反映了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忠诚、诚实、善良、宽容等优良品质。时至今日,这些仍然是一部文学作品吸引观众的重要因素,真善美的传播和赞美永远不会过时。
 
有社会责任感的昆曲人利用舞台宣扬正确的道德观念,或塑造具有模范作用的光辉人物,或批判自私、残忍、卖国、奸诈、贪婪的行为。青春版《牡丹亭》,以“梦里爱”“鬼里爱”“人间爱”三个单元的故事,生动地表达了没有任何功利主义的美好爱情,激发了人们对纯真的向往。张协的《状元》《荆扬中》表现了贫苦妇女、华盛等反面人物的丑恶灵魂,因为张协根据自己的利益选择了“生”与“荣”的实用资产阶级哲学;周奎等贪官只为满足个人私欲,致使大明政权覆灭,山河破碎。
 
这些反面人物的形象能让人深刻认识到卑劣品质的邪恶和危害。很多人认为这些剧是传统剧注入现代意识造成的,真的是一种误解。剧中想要宣扬的理念和理念已经在原著中,但改编只是强化和突出。
 
 
昆曲景阳钟
 
3.尊重原创基础上的创新
 
此外,传统剧目的成功改编往往在尊重原剧目、充分利用其表演艺术的前提下,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在旧社会,在富贵人家红椽上表演的传奇故事一般都在四五十个以上,但要想登上今天剧场的舞台,被生活节奏快的当代观众所喜爱,就必须把它们砍掉。
 
但是,怎么能删除呢?《牡丹亭》青春版制片人白先勇要求改编者“只删不改”,更不要增加。因此,55部作品减少到27部,这在原剧中可以找到。尤其是没有一部失传,从而继承了原剧的艺术形式,人们在新剧目中仍能看到原剧的核心内容和形式。
 
南戏“张协状元”产生于戏曲早期。不仅演员少,布景道具也少。人们常常习惯在门、凳、庙里制作鬼神造像,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成为表演特色。永坤的《张协状元》继承了这种表达方式。一部两个小时的剧只用了6个演员,却演了12个角色。小丑分别扮演小二、、庙鬼和强盗甲,最后一个角扮演李大功、辽侯、黄门和强盗乙..舞台上连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都没有,所有的布景道具都被演员的尸体暂时填满。
 
《泾阳钟》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进行了改编,但它的诞生是以原剧《乱箭》《打卡》《分宫》《杀狱》为核心,其表演是以幸存的折子为基础的。但是,毫无疑问,原剧和现在的审美要求都应该修改。在张协拒绝乖乖女王胜华求婚的情节中,张协的《南戏状元》没有交代清楚他的动机,使得人物性格不统一,破坏了形象的完整性。改编者修补了这个明显的漏洞,给了角色们行动的心理基础。
 
4.符合当代美学而不丧失传统精神是创作原则
 
昆曲区别于其他剧种的原因在于它独特的声乐。如果在这方面削弱它的个性,无疑会从根本上扼杀它的生命。
 
声乐的原则是原汁原味,悦耳动听,有利于剧情的发展和人物的塑造。在改编传统剧目时,我们应该特别注意音乐的处理。有效的方法是按照传统唱歌,保持原汁原味。如果要改,就要像青春版《牡丹亭》一样对待:经典唱段基本不动,不经常表演、人们不熟悉的歌手,在不影响原有风格的情况下,使节奏紧凑流畅,比如史明的那些。少部分与剧情和人物心理相悖或不一致的歌曲根据昆曲旋律进行改写,如下面《轮驾》中的【南方双生子】【北方端】;对于新写的《蝶恋花》,如《那树睡莲乐谱》,从《早落炮》和《山桃红》两部曲中提炼出最具代表性的旋律加以完善。通过不同的变奏手法,形成了贯穿全剧的杜丽娘和刘梦梅的主题音乐。
 
昆曲对传统剧目的成功改编,得益于改编者尊重传统,自觉服务于当代意识,尤其是以观众为中心,从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都从观众的审美需求出发。这样的戏剧观念,对整部戏剧的振兴也有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