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10-01 20:52 的文章

露营治愈了年轻人的“城市病”

近两年受疫情影响,跨境旅游受限,人们开始转向国内小众旅游项目。露营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的新选择。在小红书搜索“露营”,相关笔记超过47万条,相关产品超过2200种。露营中戳到了年轻人的什么需求?年轻人会给这个市场带来什么变化?
 
国庆期间,“豹变”策划了一系列专题,包括露营、睡眠经济、减压馆、宠物寄养等。今天是第一个话题,关于露营。
 
“蔚县的‘小天山’麻田岭七彩林赏秋,还有人上车吗?”
 
国庆假期前,一个野营团已经开始为“十一五”期间的活动“招人”。
 
疫情爆发后,由于长途旅行受到限制,短途旅行成为很多人的选择,露营的趋势也随之兴起。以今年十一假期为例。据马蜂窝9月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最近一周平台上“露营”的搜索人气增长了200%。北京、成都和广东是受欢迎的露营目的地。
 
露营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入坑”。淘宝发布的《2021 Z世代露营社会化白皮书》显示,36.4%的年轻人在体验过户外露营后成为了“露营党”。在这份研究报告中,露营压垮密室逃脱,剧本杀成为90后的最爱。
 
从整个行业来看,根据《2021-2025年中国户外露营行业市场监测及未来发展前景研究报告》,户外露营行业市场规模有望持续增长,或在2026年达到150亿元。
 
露营中戳到了年轻人的什么需求?新手和六先生对露营火花的不同理解会产生什么火花?年轻人的入场对国内露营市场会有什么影响?
 
逃离焦虑,年轻人回归“野性”。
 
为了了解年轻人加入露营的原因,“豹变”加入了一个数百人的露营团。组里的年轻人来自各行各业,很多都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
 
当被问及为什么在“入坑”露营时,他们给出了很多理由,其中“亲近自然”是最能引起共鸣的答案。
 
对于群体中的年轻人来说,自然是治疗“城市病”的良药。露营可以帮助他们摆脱“买房、升职加薪、进大公司”的压力。
 
一位露营爱好者在社交平台上说,因为在大城市买不起房子,露营时能短暂感受到归属感。“找一个空的地方,搭起帐篷,把东西放出来,用它们装饰你的小空间。帐篷是另一个家。”
 
司马是安全工程师,有5年露营经验,也是“匹克旅行户外”组织负责人。他告诉《豹变》:“在重装和徒步的过程中,我可能没有力气说话和大笑,但我听到的更多是我的呼吸声,想到了很多平时没有时间思考的事情。这种感觉很棒。”
 
户外的不确定性也让露营爱好者着迷。多年的露营经历,每次露营遇到的极端天气都是司马的专属记忆。
 
“天气突然变了,风吹倒了很多人的帐篷。我们中的许多人被临时安排在其他露营者的帐篷里,度过了一个颤抖的艰难夜晚。这种不确定性让每一次露营体验都独一无二,同时也让我更加害怕大自然。”司马说。
 
司马认为现在的“保姆式服务”露营模式少了很多乐趣。一站式服务省去了很多麻烦,但也缺少了很多环节,比如沿途的风景、精心挑选和打包的帐篷、营地晚餐食材的规划、营地帐篷的搭建和烹饪等。
 
此外,一些年轻人去露营交朋友。这种热现象被称为“露营社会化”,指的是一种逃离城市、亲近自然的社会方式。在遮阳篷下的营地,一盏蒸汽灯亮起,所有人放下手机,用最纯粹的心感受朋友之间真诚的交流。
 
《2021 Z世代露营社会化白皮书》显示,露营的社会质量相对较高,因为有共同的兴趣和一致的兴趣。在调查中,78%的年轻人表示,他们在露营时结交的新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Mirror是一家新媒体运营商。交友、开发客户资源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露营是一种快速打破朋友圈,结交新朋友的方式。每次去露营,我都认识各行各业的人,这对我的工作和个人成长都很有帮助。”
 
由于逃离城市、亲近自然、户外不确定、交友等各种因素,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露营找到一个可以呼吸的地方。
 
装备对比,露营圈也内卷?
 
2020年,中国有一股轻奢的露营风。在社交平台和朋友圈上,经常会有各种精美的露营装备,比如金字塔帐篷、遮阳棚、月亮椅、蛋卷桌、氛围灯、咖啡机等等。
 
据调查数据显示,与露营用品(帐篷等)相关的企业有1.66万家。),今年前9个月注册企业8035家,同比增长204.1%。
 
受疫情影响,人们无法长途旅行,只好选择省内郊区的山野,轻奢露营开始流行。露营由“优雅”和“露营”组成,所以在中国,露营也被称为“精致露营”。不同于印象中的“苦行僧”露营,精致露营讲究舒适和小众。
 
文表示,相比露营,精致露营最重要的是带相机拍出漂亮的视频和照片,不拍照就不“精致”。而且如果你想拍更好看的照片,你应该带更多更好看的东西。
 
今年的年轻人非常热衷于“搬家露营”。帐篷、床垫、睡袋、炊具、氛围灯、移动浴场、折叠厕所、宠物防走失服等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八大露营用品”。
 
 
一位露营爱好者在社交平台上留言:“当初因为漫画《摇曳露营》入坑,以为花5000元买露营装备就能赢得天空,但越深入,买的装备就越多,投入就越多。现在每次露营都迫不及待地想搬回家。”
 
有了精美的装备,露营圈开始蜷缩起来。
 
文说:“在这么大的地方,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装备。光是做饭,用电的可能性看不上用明火的可能性,烧木头的可能性看不上用液体燃料的可能性,煤油炉看不上用酒精炉的可能性,用酒精炉的可能性看不上用煤气罐的可能性……”
 
作为露营“六先生”,司马对装备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不同的玩法确实需要不同的装备。
 
与奢侈的露营不同,司马懿组织了大型徒步露营。因为是“徒步+露营”,有时候会走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途中还要携带露营装备,这就需要一定的体能。
 
司马告诉豹变,装备对于露营非常重要。户外设备不可靠,遇到突发天气和复杂环境时,可能会引发各种问题,如帐篷杆在大风中折断、帐篷漏雨、睡袋温度标准与实际情况不符等。拥有一套久经考验的露营装备,会让人更有安全感,有更好的露营体验。
 
对于比较装备,司马认为有些新人可能会选择比较贵的装备,但是新手期过后,大家要明白,在装备选择这件事情上,一是选择适合自己的装备,二是选择经过大家充分验证的装备。
 
司马告诉《豹变》说,《峰游户外》的群友数量已经从几十个逐渐增长到几千个,新人不断加入。“新人可能对户外出行的情况和路线的难度没有特别的了解。这个时候,需要有经验的老兵分享一些装备、行军、露营的经验。”
 
营地商业化后是好生意吗?
 
露营趋势不仅带动了相关装备的消费,也带动了露营地的发展。据调查数据显示,与营地相关的企业有2.96万家。
 
彭露营创始人何朴,2014年开始露营,目前有9个露营地。从订单情况来看,他认为露营在2017-2018年左右被推向国内市场,2020年疫情后突然增加,今年还在上涨。
 
他说:“中秋节和国庆节是一年中最大的消费高峰。我们湖北营地的中秋节和国庆节订单是从8月下旬开始预订的。到了九月初,中秋已满,九月中旬,国庆已满。”
 
野营的流行也吸引了更多的游客。除了民宿和餐馆的主人,旅游巨头如BTG和开元旅游也利用他们的资源开发露营地。与此同时,房车企业为了延伸和拉近产业链,纷纷进入露营地设计和运营行业,融创、万科等地产企业也想过来分一杯羹。
 
然而,露营地业务仍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首先,露营地产品设计同质化严重。一些露营地逐渐演变成营地酒店和景点,或者干脆变成农舍,缺乏特色和主题。
 
而且露营地的商业模式还处于探索阶段。除了场地成本之外,露营地还需要建设水、电和厕所等基础设施。
 
目前国内露营市场还不是特别稳定,露营地能不能挣钱因人而异。何朴的帐篷营地虽然目前处于盈利状态,但他也告诉豹变,露营的模式有很多种,并不能保证全部都能赚到钱。
 
与此同时,整个露营行业也不得不面对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周末经济”。何朴告诉豹变,这个行业和旅游业一样。因为人们通常需要工作,所以他们通常只有时间在周末和假期度过。
 
这是行业的通病。对此,大多数阵营只能通过调整自身业务来积极应对,以减少影响。比如工作日,成本稍低的活动,比如篝火晚会、露天电影等。周末和节假日会进行一些深入的亲子活动,比如建树屋、划皮艇课程、看星星等。
 
此外,露营地缺乏行业标准,政府也没有实施具体的政策来规范露营地的运营,这带来了一定的风险。比如在土地利用方面,何朴说:“目前一个硬性的标准就是不要触碰土地利用红线。不要动基本农田的心思。业内有很多民宿和营地被拆除。”
 
虽然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何朴依然看好露营业务的发展前景。“露营的本质是将人与自然联系起来。只要人们对自然的渴望不变,我认为露营就会存在。”
 
但是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何朴对环保还是有些顾虑的。虽然大部分露营者都是热爱自然的人,在营地建设的过程中也始终坚持“人要向自然屈服”的理念,但不可否认的是,行业内也存在一些急功近利的营地,这样的营地会被大修建设,破坏原有的生态环境。
 
司马对这种露营热潮也有同样的担忧。“欢迎更多对户外活动感兴趣的人加入,感受山野的魅力,但太多不太了解户外活动的人加入露营行业,一方面可能会给环境带来一定压力,另一方面也会让自己暴露在风险之中。”
 
司马建议,真正热爱户外活动的人,可以循序渐进地参加适合自己的户外活动,在加入之前多了解一些国际户外标准。在享受户外魅力的同时,也要尽可能保持环境原有的特色,在环保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露营逐渐从一项小众的户外运动转变为最热门的户外赛事之一,不仅吸引了想要亲近自然的年轻人,也为装备行业和露营服务提供了商机。
 
然而,快速发展的露营产业也需要重视消费者和从业者的市场培育。露营是享受大自然的馈赠,而不是牺牲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