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28 11:22 的文章

谷歌云市场拿一个比例或者暴跌到3%,国内巨头拿

如今,云计算厂商与ISV、SI、渠道等合作伙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只有这样才能给终端客户带来更好的交付和使用体验,进一步拓展云厂商自身的市场空间。从苹果的App Store,到Salesforce的AppExchange、AWS Marketpalce、阿里云韵市场,业务、技术、产品、流量营销等指标已经成为衡量生态+社区经济成功与否的标志。
 
9月27日,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谷歌正在减少服务提供商在其谷歌云平台上从其他软件提供商购买产品和服务时获得的收入份额,收入占比从20%降至3%。
 
据悉,在云基础设施方面落后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的谷歌云,正试图通过谷歌云平台吸引独立软件开发商销售其产品。这是Thomas Kurian自2019年出任谷歌云CEO以来,为提升云计算市场竞争力所做的最新努力。
 
“我们的目标是为合作伙伴提供行业内最好的平台和最具竞争力的激励措施。我们云市场的收入占比会有所调整。”谷歌发言人在一封邮件中透露。
目前,在谷歌云平台上,独立软件开发商可以找到著名软件公司的产品,包括Confluent、Elastic、MongoDB和Twilio。然而,埃森哲、Equifax、FactSet、FreshWorks、惠普和Xilinx等公司的产品已经落户AWS Marketpalce。
 
根据瑞银(UBS)分析师今年早些时候的估计,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AWS营收份额约为5%。按照这个比例,光是它的年收入就能达到10亿到20亿美元。
 
是竞争吗?还是监督?
 
不过,报告也分析称,过去几个月,除谷歌外,大型科技公司一直在降低其平台收入份额,包括C端和B端应用平台。此举的动机可能来自竞争,但也可能来自监管和法律限制。
 
例如,今年7月,平台对谷歌移动应用商城Google Play年销售额100万美元的开发者收取的佣金率,从30%降至15%。
 
同样在今年,苹果向年销售额不到100万美元的应用开发者提供了类似的折扣。(值得一提的是,苹果本月被裁定不再禁止开发者提供外部链接引导用户下载应用。)
 
今年8月,微软还将其Windows应用商店中游戏产品的比例从30%降至12%。
 
在云市场,微软Azure在7月份表示,已将其占比从20%降至3%。微软azure和人工智能平台首席运营官Charlotte Yarkon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佣金仅用于抵消为客户开具发票和运营市场的运营成本...我们没有试图拿走合伙人的收入。与其他云提供商不同,我们的生态系统旨在帮助合作伙伴更好地销售解决方案。”
 
抽到多少才算合理?
 
这个问题一直是一个开放但非常敏感的话题。不同类型的平台都有相应的操作规则和制度,如果平台方不注重提高或降低百分比,就会引起热议。在ISV支持和收费模式方面,由于服务商的软件交付模式类型不同,存在不同的收费体系,如镜像、资源安排、SaaS、API、咨询服务、下载等。,但平均佣金提取比例大致维持在10%左右。
 
 
 
 
阿里巴巴云市场佣金规则
 
 
 
腾讯云市场佣金规则。
 
 
 
华为云市场佣金规则。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各种云市场通过开放更多的接口和工具,放宽服务商入驻条件,降低服务商占比,吸引了更多的服务商。
 
不过,也有内部人士向雷锋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平台只会增加,不会减少。”t研究分析师指出,
 
“要做生态盈利,生态伙伴应该能赚钱,但前提是平台要先赚钱,所以平台要做的是先盈利,实现正向运营,然后辐射生态。从这个角度来看,平台应该经历一个摆脱过去,拯救未来的过程。同时结合云服务提供商自身情况,KPI激发潜力,比例还是一条线,不能随便动。上调和下调都是伤筋动骨的决定。”
关于佣金规则,雷锋。com注意到,规则逻辑的每一次变化也会与平台上的服务提供商进行沟通和评估。
 
或许关键不在于金额,而在于这样一个事实,从云产业的角度来看,如果市场空间想要增长,就不能总是依靠返利、补贴和降价来解决根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