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13 08:39 的文章

我们可以尝试哪些新措施来缓解医院停车难的问

在人满为患的大医院看病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更讨厌的是开车去医院!很多患者都有类似的经历:堵在医院门口半小时,去医院停车场兜风半小时,最后停在停车位,错过了预约时间...
 
近年来,上海各大医院不断优化医疗服务能力,停车场不断扩建。然而,“车多车少”总是让医院头疼。不仅如此,有些患者开车到医院后还得“抢车位”引发纠纷。
 
医院解决患者停车问题有哪些新花样和妙招?你遇到过哪些瓶颈,需要通过与患者进一步的互动和了解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近日,本报记者进行了一次蹲点调查。
 
诀窍:挖掘内部潜力,向外部借款,推出“停车服务”服务。
 
难点:停车便利服务多,患者认知度不高。
 
周一早上8点30分,在市中心一家三甲综合医院门口,等候进入医院的车辆排起了“长队”,不少司机摇下车窗,不时拿着探头四处张望。“周一一直是就医高峰,门诊预约制下情况有所好转,但还是难免会车满。”医院的保安直言不讳,此时排队后可以在医院停车。再过一个小时,医院的停车位就快满了,他只能一个一个地走。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位于市中心的医院用地有限,大规模扩建停车库不现实。比如位于徐家汇黄金地段的中国福利研究院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对外开放的停车位只有70个,与年平均130多万人次的就诊量明显不成比例。有患者投诉,每天早上8点前停车位被抢。
 
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70个车位也是医院“蜗牛壳里的道场”创造的,不断自我加压。全国妇婴医院副院长徐红告诉记者,医院在车位分配上动了脑筋。“我们从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借了近200个车位给员工停车,给医院留了更多的车位给患者”。
 
此外,中国妇婴还积极链接周边资源,与周边大型商场合作。在医院横山路门口,记者看到一个显眼的大招牌:车位已满,请按照提示自愿选择就近停车——建辉大厦停车场、港汇恒隆广场停车场、国贸国茂汇停车场、汇金百货停车场、银辉百货停车场。
 
从内挖潜、从外借力解决停车问题,已经成为上海很多医院的共识。医院管理者也通过提高车位周转率,努力缓解车辆快速通行。比如增加交通引导,增加内部标志标线,增加手机扫码支付设施,设置可停可走的临时停车位等。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还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推出“停车服务”服务。每天安排20名专业司机在医院大门外的停车点执勤,患者开车到门口,交出车钥匙后即可入院。离开医院前,只需要打一个电话,一个停车的司机就会把车退掉。针对患者可能存在的认知度低、错过停车入口等问题,每一位成功预约门诊的患者都会收到温馨提醒:医院停车场(从哈尔滨路/溧阳路)提供停车服务服务。
 
绝招:在郊区新建校区增加一个停车场,提供720多个泊位。
 
困难:“立即停止”仍然难以实现。
 
在上海,很多知名三甲医院都集中在市中心,医院内的可调节停车位极其有限。此外,周边多为老旧小区,狭窄的道路和单行道让停车问题更加棘手。据医院保卫处人员介绍,由于停车位不足,医院内仍有不少患者直接吵架,尤其是送老人、小孩看病的家属,经常让保安感到尴尬。
 
不仅城市医院,郊区医院也有很多停车问题。当一家儿童专科医院第一次到达郊区建造新医院时,它设置了两个停车区。随着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停车位很快就不足了。医院立即行动,与当地交通管理部门协商,修建了一个大型停车场。然而,扩建后的停车场仍然无法实现“一次停车”的理想场景。
 
“目前我院共有停车位720多个,每天进院车辆约2000辆。”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医院虽然毗邻地铁站,但地处郊区,而且由于儿童专科的特殊性,大部分患者都是坐小汽车来医院的,医院的停车压力也不小。这也是很多医院面临的困境:停车场不断扩建,周边交通便利,但仍然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
 
“当然,最好的方式是绿色出行,但生病不舒服,行动不便,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放心。”孩子家属张女士坦言,在医院停车看似小事,但如果解决不了,会影响就医体验,甚至可能将停车难引发的怨气转移到医疗上,影响医患关系。
 
绝招:提供预约服务,精准匹配停车需求。
 
难点:预约车还没到,未预约车已经排队,不利于提高车位周转率。
 
按照惯例,医院停车通常默认为“先到先得”。随着数字化便捷服务的不断完善,能否将医院有限的停车资源与最迫切的停车需求精准匹配?日前,上海10家医院提供预约停车服务,共有530个预约泊位。
 
为了推出预留泊位,上海市肺科医院特意腾出了12号楼前的空地,规划了27个预留泊位。医院还特别开放了郑敏路1号门,分流医院门前车辆,引导预约车辆前往医院。
 
记者点击“上海停车”App,选择“同济大学附属上海肺科医院”立即预约。用户可以在第二天起3天内预订停车位。从早上6: 00到下午16: 00的每一个小时分为10个时段,停车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就医时间预约入园。
 
目前,预约停车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周遗憾地表示,患者对预留车位的知晓率不高,车位利用率仅为20%。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位于普陀区泸定路的上海儿童医院,预留了60个停车位,提供预约服务。更特别的是,预留的车位并不在医院的地下车库,而是在长风11号绿地相邻的停车库。“医院本身的车位已经饱和,很难提供更多的线上预留车位。”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地下通道与医院相连,患者只需步行5-8分钟即可到达医院区域。
 
那么预约真的能解决停车问题吗?全国妇女儿童安全科科长罗书敏说,医院之前也想实行定时停车,但实际情况并不理想。“预定的车辆还没到,没预定的车已经在门口排好队了。病人对空缺不满意,停不下来。医院发现此举不利于提高车位周转率,并打消了这一想法。”。
 
多位医院管理领导表示,解决医院停车难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要不断从多方研究解决对策,找到矛盾的突破点,做到资源与需求精准匹配。但目前很明显,医院有限的资源是可以合理利用的,医院也在不断努力满足患者的停车需求。
 
周晓说,明年上海市肺科医院将有一栋全新的大楼投入使用,在大楼建设之初就将停车问题纳入规划。“我们引进了最新的机器人停车位,届时将扩大近300个停车位。”
 
当然,医院也发出了呼吁,表示要解决医院的停车问题,市民的积极配合是不可或缺的,相互理解可以让医患关系更加和谐。